血海山河录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后的裁决(最终章)(1/2)

文/陌上无刀
血海山河录 | 本章字数:1855  | 血海山河录txt下载 | 血海山河录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吉祥李寡妇吾非神骗妻入怀山村小子蜕变传重生之仙也是人秦小山唐芳再造混元秦天君樊小玲林漪呢秘密协定瞎子金水全职法师

大靖天宝三十九年十月五日,距离天宝三十六年,已经过去三年了。

——距离震动京师的太子杨延琛弑君谋逆案已经过去整整三年了。

——距离圣师普渡慈航身死之日也已经过去整整三年了。

现如今,在位的皇帝却依旧是杨恒!

靖神宗杨恒!

三年前的鹿台皇家猎场中,本应是被妖女蛇月割头杀死的杨恒,最终却还是稳坐帝位!

而当年的那一夜,被刺杀之人,其实只是杨恒的替身。

太子杨延琛与圣师普渡慈航于一天后,被搜山士兵发现死于离鹿台数十里外的一处无名山谷,而太子在京势力因为意图趁皇帝伤重之时起兵谋反,俱被事先准备周全的皇城禁军迅速瓦解。

太子兵变当日,杨恒“神奇”地突然出现在烨煌城,震慑叛军,是实现逆转的主因。

……

今年烨煌城的天气异常的冷,本应是深秋的气候,现在却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只见漫天的雪花纷飞,落在枝头,草丛,街道,檐瓦之上,将这世界包裹得洁白一片,干干净净。

坟茔之上,也落满了冰雪,一阵寒风劲吹而过,在高大的墓碑上刮下几片冰晶,坠落在靖神宗杨恒的鹿皮靴面上。

须发皆白的杨恒看着这几块象跳崖之人一般跌落下来的冰晶,心绪万千,他搓了搓手,跺了跺脚,口中呵了一口白气,对着墓碑喃喃地道:“圣师,这么多年来,委屈你了,朕知道你的苦,你本不必如此的,可惜啊,朕的天下……”

“是的,他本不必如此的。”一把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在这皇家墓园之中,这把声音的突然出现让四周的待卫极度紧张,他们皆拔刀在手,一下子就护在了杨恒的身旁。

杨恒摆了摆手道:“你们都退下吧。不必紧张,是段教主来了。”

身旁待卫头领小心地问道:“天问教段千仇?!”

杨恒微微颔首。

待卫连忙布下阵势,对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刀剑并举,待卫头领异常紧张地道:“卑职恳请皇上赶紧撤离,由我等挡住此人。快!”声音急促,充满了畏惧与不安。

杨恒抬手叹道:“不必了,是朕约段教主在此相见的。你们退下。”

“皇上……”待卫头领还待争辩。

杨恒怒目一睁,大喝道:“退下!”因声音太高,加上又被冷风灌入喉中,只觉胸口一阵阵寒意透上去,不由得剧烈地咳嗽起来。

众待卫见杨恒发怒,战战兢兢地退了开去。

此时风雪更大了,在迷朦中,一人从远处缓缓地踏雪而来。他清秀俊逸,长身玉立,挺拔轩昂,举手投足间仪态潇洒从容,风度翩翩,披着一件白色的狐皮大氅,仿佛已经与这纯白色的冰雪世界融为了一体。

段千仇!

他来到杨恒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神色平淡地直视着杨恒道:“皇上,好久不见了。”

在杨恒身旁不远的众待卫见状,对段千仇齐声斥喝道:“大胆段千仇,见了皇上,竟不下跪。”

段千仇微笑地看了看他们,手一抬,一股罡风越过风雪,拂到这一群待卫的身上穴道,只见这些待卫一下子都脚步虚浮,身体不由自主瘫软下来,倒在雪地上,不省人事。

杨恒见状,苦笑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段千仇笑道:“我这是为了他们好,你我所谈之事,又岂可传诸二耳。你说对吗,皇上!”

杨恒眼中闪过无奈的神情,道:“段教主什么时候才可以放手呢?”

“皇上何出此言?”段千仇道。

杨恒言语中透出无限的悲凉道:“千仇,这已经三年了,该杀的人,你难道还没有杀完吗?”

段千仇目射寒光道:“差不多了!一个月前,血雨飞霜在云州府被我追上,已经伏诛!”

杨恒听罢,心中一阵气血上涌,只觉难受至极,他以手掩嘴,用力地咳嗽,因为太过辛苦,他不由自主地蹲下来,弓着腰,就象一只破风箱一样,在风雪中缩成一团,发出沙哑的断断续续的喘息声音。原本的他紫髯虎目,样貌奇伟,意气风发,但这三年来,却是老得出奇的快,现在看上去,仿若一个风烛残年,行将入土的老头。

“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你爷爷段玉皇被杀一事,是我指使的?”杨恒喘顺了气之后,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来问道。

段千仇冷冷地看着他道:“难道不是?普渡慈航难道不是你派到你儿子杨延琛那里的内应?杨延琛处心积虑地谋夺帝位,思虑之深,安排之周密,令人瞠目结舌,但最终却功亏一篑,其中最大的败因恐怕就是普渡慈航吧?”

杨恒叹了一声道:“唉,千仇,你不懂得帝皇家的艰辛!”

“儿子设计杀老子,老子又反过来设计杀儿子,你们这些皇家的伎俩,我确实不懂。”段千仇说的话,就象刀子一样戳向杨恒的心窝。

杨恒听了,捂着心口,眼中现出极为痛苦的神色。

段千仇继续道:“三年前,普渡慈航将我引到杨延琛那里后,我原以为杨延琛真的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所以我杀了他。但不曾想到,普渡慈航竟是你派去那边卧底的死士,而你也竟然没有死,我便知道自己错了。”

杨恒流着泪道:“你没有错,全天下都没有错,错都在朕而已。我错在当年选错了继承人而已,延琛本不是治国之才,我一直心存侥幸,以为他会改过,但想不到他越陷越深,最后几

状态提示: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后的裁决(最终章)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裁决 返回《血海山河录》目录下一页: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后的裁决(最终章)(1/2)(快捷键→)

推荐阅读一刀倾情都市之至尊药王修真天王都市之大圣重生神话烘炉霸皇纪真言道全职许愿师天纵之人间界昆仑有王浑天引无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