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门女痞 - 第八十章 相思不断(1/2)

文/风之灵韵
黄门女痞 | 本章字数:1849  | 黄门女痞txt下载 | 黄门女痞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情到深处缠不休狼性校草,撩够没一品国士自由恋爱日常叶子的田园生活旧爱误人:再遇陆少错终身养父的花样年华影后变成肥宅练习生?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了却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凰命难安男神大人,轻点撩!君子抱仇,十月不晚

进了门,果然见牲口棚里有头瘦驴何为巅峰。心里确定,便笑着跟在水缸里舀水的汉子攀谈起来。

“大哥,日子过得怎么样?瞧您这几间瓦房盖得还算敞亮。”

“做个小本生意,也挣不了三瓜两枣的,对付着过吧。”

“家里几口人啊?”

“四口吧。”

“嫂夫人没在家吗?”

也不知是她长得不像好人,还是眼神太带“色”,那汉子忽的转头,警惕地看她。

李浅也意识到问的太莽撞,她现在也是个男的,打听人家媳妇,不叫人看成色痞才怪。也不敢再问下去,接过汉子递过来的瓢,大口灌着。

她也确实渴了,早上厨师做的骨汤面盐放多了,咸的都发苦。这样的面她一口也吃不下去,可齐曦炎居然面不改色的吃了满满一碗,也不知他想什么出了神,居然连面是啥味儿都吃不出来。

想想也是,新皇登基,国事繁多,待在那个位置就得干那个位置的活,哪像她这么好,可以在这儿闲磕牙天咒沉沦。

见她一瓢水喝个干净,大汉好心问,“小哥,还喝吗?”

李浅含笑点头,任他给自己又盛了一瓢凉水。

正喝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妇人从屋里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看见那孩子,李浅双眼顿时一亮,几乎是下意识的站起来。

“相公,家里没小米了,你再去买点,不然孩子晚上没得吃了。”妇人一边哄着孩子,一边道。

那汉子应了一声,却没动。眼睛一直盯着李浅。

李浅视而不见,几步跨到妇人面前,俯身去看孩子,“哎呀,好漂亮的孩子,是夫人你的吗?”

一句“夫人”把妇人叫得心花怒放。也不觉这小子行为唐突了。捧着孩子叫她看。

李浅一个劲儿的说着赞美的话,在确定这孩子正是她送来那个,更觉放心。看样子这家人对孩子还是很好的。

妇人听得欢喜不已,而那汉子则越听脸越黑。他这个媳妇是四里八乡的美人,在老家时就经常被些小流氓惦记,而眼前这个更让他觉得是个油腔滑调。只会骗女人的小白脸。

“这么好的孩子,我看着也喜欢,今天见到更是缘分。在下有没有幸收他做个义子。”不知为何,她竟萌生了养个儿子好傍身的念头,话一出口,连自己都呆了一下。

是因为觉得这孩子可怜想帮一把吗?还是对前途感觉太过渺茫,一辈子了无希望,做不回女人了?

汉子的表情比她还惊诧,几乎可以用惊悚来形容。他突然抄起墙根一根铁锨对着李浅拍了过去,“你个不要脸的。想做俺儿子的便宜老爹,想欺负俺媳妇,老子活拍死你。”

他一会儿“俺”一会儿“老子”叫得人精神错乱,李浅几乎是跳出院子里,在他的铁锨下落荒而逃,跑出好远才意识到出了什么事。

难道自己竟被人当成无耻的登徒子了吗?

好吧,这回不成,下回找个机会再来试试吧。毕竟是她做过的很少好事中的一件,总要有始有终。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五月底。

五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五月是男女恋爱的季节,五月更是齐曦炎大婚的季节。

若不是李浅提醒,齐曦炎根本就忘了自己还要娶媳妇的。在匆匆忙忙之下准备,虽全宫上下齐动手,等到准备好也拖到六月初了。

皇上后宫空虚,除了做雍王时隆章帝赐给的四个夫人入宫封了贵人外,他的女人几乎约等于零。这么空虚的内宫,让满朝文武大臣的眼睛晶亮的好像看见血的大狼,自是一个个削尖了脑袋想把女儿妹子往这儿送。

先皇后被废,宫里只有先贵妃,也就是六皇子的母亲位分最高,封了太贵妃,其余几位太妃都以她马首是瞻。在她的大力倡导下,于是最新一轮的选妃应运而出。

按祖制,并没定下选秀的年制,隆章帝在世时曾经三年一选,也曾经五年一选,到后来年岁大了精力有限,就变成了十年一选。可惜第一个十年一选还没到,他就已经与世长存了。而今年正好是十年的最后一年。

皇后入宫,再加上皇上选妃,最忙的莫过于身为内廷总管的李浅,好容易迎了冀小姐入宫,办完大婚仪式,她已经累得浑身虚脱,抱根柱子都能睡着了。

“总管,你先去歇歇吧,皇上这儿有我来照顾。”小路子看不过去了,对着眼皮打架的她小声劝道。

李浅勉强睁了睁眼,骂道:“走个屁,你没看皇上这会儿都没到皇后宫里吗?两个主子不熄了灯,上了床,再办上事,你我都甭想合眼。”

“办啥事啊?”小路子一双大眼闪着好奇。

“笨。”伸手在他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

扭脸望向御书房,那地方还亮着灯。她小声问:“你说皇上这会儿在干吗?”

小路子揉揉头道:“这奴才哪儿知道啊。”

“你进去叫一声。”

小路子立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奴才可不敢进去,刚才皇上还说呢,谁敢进去,就砍了谁。”

这话齐曦炎确实说过,可大婚之夜,皇上在书房办一晚上公,就太说不过去了。回头他们也没法和太贵妃交代啊。

李浅急得原地直转圈,在转到第七圈时,突然蹲在地上,对着上书房的门缝学狗叫,“汪汪——汪汪——汪汪——。”

如果齐曦炎能听得懂狗语的话,那想必能听出这叫的意思是:皇上你出来呀!出来看看我呀!

<
状态提示: 第八十章 相思不断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七十九章 兔霉狐笑 返回《黄门女痞》目录下一页:第八十章 相思不断(1/2)(快捷键→)

推荐阅读报告总裁:夫人又逃了又想骗我养猫如何死得重于泰山长夜终有灯仲夏夜的格桑梅朵报告CEO:奴家有喜了霸道总裁饶了我原来是美男呀霍少的闪婚暖妻蜜恋2V1:偏偏喜欢你鲜妻有喜:陆少,别贪欢逃之夭夭:仙君,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