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华年 - 第七十六章 辞行(1/2)

文/梨花落落
灼华年 | 本章字数:1904  | 灼华年txt下载 | 灼华年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农门辣妻:痴傻相公宠不停宠妻入骨:Hello,冥爷女儿美不美火影之不祥之人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天黑请闭眼我爱你的那些年残王心尖宠:王妃,请上位正妻守则知乎,知乎,君亦爱吾乎?帝宠之天才纨绔妃求求你,慢些走

几杯酒熏然入腹,瑞安长公主卸去晚妆,乌云低亸间十分动人。

苏世贤瞧得对方眉眼盈盈,双眸似剪剪秋水融光,不由怦然心动。他命人撤去残席,便亲手去笼甜香,想要早早与瑞安长公主共赴巫山。

偏是长公主兴致不在此处,命费嬷嬷传了两个少年来吹箫。芙蓉洲的箫声都不够清越扶摇,多的是旖旎婉转的滋味,吹曲与听曲的人都是眉目轻佻。

苏世贤眼前轰然发黑,心内五味陈杂,只觉得一顶巨大的绿帽兜头盖脸,颇有泰山压顶之势。他涵养再好也受不得,松开了握着瑞安长公主的手,假托还有些出行的文书要理,第一次主动从芙蓉洲告辞出来。

瑞安长公主自然瞧得他眼间的愤懑,又怎将这吃软饭的丈夫放在眼里?

反正该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正乐得一个人清闲自在。见苏世贤大踏步出门,瑞安长公主只是不屑一笑,招手唤了吹箫的少年郎身边来坐,再命他宽去外衣,这便柔若无骨地偎在对方怀里,双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九月十六,陶灼华带着娟娘、茯苓、菖蒲与忍冬一同启程,收拾了大大小小的箱笼约有几十个,几乎将叠翠园里搬空。

丫头婆子们晓得陶灼华此前来时并没有多少行装,隐约觉得不妥,报到费嬷嬷前头。费嬷嬷只顾着与忍冬话别,派了一秋与半夏过去查看。

半夏上前陪了个笑脸,隐晦地询问了几句,陶灼华便不似往日一幅任人拿捏的好模样,她将头上发冠一摔,上头几粒莲子米大小的珍珠滚了一地。

见众人立在面前一幅错愕的模样,陶灼华立在门口冷冷说道:“我还没有离开,你们便想来点验叠翠园的东西,可见眼里没有我这个陛下亲封的郡主。长公主殿下当日便曾说过,府里往后就算做我的家,我从自己家里拿两件心爱的玩意儿,需要你们几个奴婢的许可不成?”

发冠勾着陶灼华的发丝,将她高高盘起的鬓发弄得乱了一缕,眼见得要误了起程的时辰,一秋与半夏叫苦不迭,哪里再敢纠缠着不放。

一人忙忙陪着笑脸替陶灼华绾发,另一个匆忙将发冠捡起,眼见不能再戴,只得从正房里取了幅长公主不常用的东珠头面,这才算打发得陶灼华满意。

昨夜里流的泪多,陶灼华起床时一双眼睛肿若胡桃,娟娘拿滚热的鸡蛋来敷了一会儿,又拿脂粉浅浅盖住,才不致那么引人注目。

方才这一番闹腾,陶灼华脸色更添了铁青,她不顾一秋与半夏的催促,又重新回房理妆,再挑了些胭脂膏子晕在两颊,这才接了茯苓递来的斗沙色宝瓶纹妆花斗篷,到正房跟瑞安长公主告别。

苏梓琴也在坐,她巧笑嫣然,明眸一片璀璨,浑然不见昨日的悲恸。陶灼华进来时,她正倚在瑞安长公主身畔说笑,瞧着一幅母女情深的模样。只瞅着无人注意时,她眼睛微眨,算做与陶灼华的默契。

大功已然告成,瑞安长公主脸上便有了敷衍之色,不过例行公事般嘱咐了几句,到唤过菖蒲与忍冬,问她们可曾仔细打点了陶灼华的东西?

忍冬忙着与家人辞行,何曾见陶灼华收拾了什么东西,到是菖蒲屈膝答道:“回禀殿下,灼华郡主该带去的东西一样不少,另拿了几件平日常用的物品。”

瑞安长公主雍容笑道:“灼华到是长情人,既是用惯了,便带着走吧。”

苏世贤坐在一旁,也向瑞安长公主说了几句在家里多保重的话,又含笑嘱咐苏梓琴道:“课业莫要落下,父亲回来会考你,好生照顾你母亲,莫要惹她生气。”

苏梓琴一一应下,先祝苏世贤一路顺风,又向陶灼华行礼道:“秋凉添衣,姐姐多多保重。”

两下里似乎还有未尽之言,却又好象在昨夜说尽。苏梓琴微微沉吟,只浅浅笑道:“楸楸是太子殿下送与我的,如今随着姐姐,我很放心。”

再次提到李隆寿,苏梓琴意在提醒陶灼华一定守好彼此的幸福。陶灼华微微点头,从茯苓怀里接过楸楸,示意她放心。

似是知道将要远行,楸楸安静的俯在陶灼华怀里,不时发出低低的呜呜声。长公主素来讨厌小动物,不耐烦地挥手道:“好了,赶紧启程吧,莫要误了时辰。”再向苏世贤道:“国书早便递到了大阮,我交代你的话都记好了,早去早归。”

苏世贤点头应允,见两个女儿并肩立在面前,亲厚远近立时分得清楚,心里的天平依然完全偏向苏梓琴,对陶灼华仅有的一丝恻隐只是昙花一现。

想着昨日苏梓琴的泪水,再瞧瞧面前这清隽儒雅的男子,陶灼华心间浮起深深的讽刺。抛妻弃女、以为自己可以青云直上的那个人,终究笼不住瑞安长公主的野心,到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辈子拿苏梓琴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疼,却不晓得长公主根本不曾为他生过孩子。陶灼华忽然很想知道,瑞安长公主架空李隆寿之后,又将苏世贤这名义上的夫君放在什么位置。两人貌合神离,苏世贤又怎能甘心?

想来苏梓琴悬梁自尽时,苏世贤大约还活在人世,也不晓得这个男人最终是什么结局。陶灼华到有些懊悔自己四十年不闻世事,同处一片蓝天之下,听着苏梓琴的叙述却完全是天方夜谭的谜题。

瞧着陶灼华眼睛略显红肿,到似是掉过泪的模样,瑞安长公主敷衍地笑道:“灼华,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是你的福气。如今有礼部的官员同行,还有你父亲一

状态提示: 第七十六章 辞行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夜嘱 返回《灼华年》目录下一页:第七十六章 辞行(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六零种田记七次总裁,爱上我!她,撩完就跑我抢了姐姐十三任男朋友我的老公是反贼红楼之戏精贾赦想飞升就找老攻重生之据说本宫命不好农门医娇修妖狂途我亲爱的莫先生火之日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