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华年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摊牌(1/2)

文/梨花落落
灼华年 | 本章字数:1904  | 灼华年txt下载 | 灼华年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她比荔枝甜[娱乐圈]山河作配那个将军呀正妻当道:本妃不好惹网游之高冷师父很护短快来扶我霸道少爷宠妻记萌妻100分:霍少,别乱来士族小娘子的高薪伴读引妻入怀:顾少请自重你比这草还绿炮灰女全身都是外挂重生娱乐圈

暖香脉脉,拂动德妃娘娘额前的刘海,她压下自己唇边的一缕叹息,与何子岑说道:“一日不能尘埃落定,母妃便一日不得安宁。过了这个年,你已是十三,母妃也该为你的终身大事打算。”

若能与叶家结盟,断了谢贵妃的助力,最好的法子便是何子岑能与昌盛将军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那位嘉柔郡主叶蓁蓁结亲。这样一来,叶家的人脉不能为谢贵妃所用,她再收一百个儿子也没有用。

何子岑自然晓得德妃娘娘言下的未尽之意,他从未想过要靠着裙带关系来巩固势力,也做好了与那些老臣们周旋的打算。

见德妃娘娘目露忧虑,他安抚地冲她笑道:“您的意思我都明白,如今儿子不得那些老臣推崇,原也情有可原。一则父皇的确年富力强,大权不必旁落二则儿子年龄尚幼,手中无有建树,不算德才兼备。不若等上几年,儿子做下几件建功立业的大事,身边必会有正直的大臣扶持。”

德妃听何子岑说得有些道理,只放心不下叶家那股子力量,仍是低声说道:“话虽如此,待何子岩气候已成,你若再想谋算也是难上加难。”

何子岑躬身将德妃娘娘面前的茶杯斟满,自信地说道:“母妃,您该相信父皇心里有杆公平秤,瞧得比谁都清楚。再者说来,叶家的人脉再广、昌盛将军影响再大,那些个老臣却都是我大阮的官员,他们做事还须掂量掂量。”

见儿子脸上成竹在胸的微笑,德妃娘娘不觉吃了颗定心丸一般。她听慬了儿子的意思,朝臣们拉帮结派本是大忌,若再敢与仁寿皇帝相背离,便是担上了忤逆的名声。轻则罢免归乡,重则人头落地。

说到底朝中不是叶家那家人脉的一言堂。焉知昌盛将军故去,仁寿皇帝心里不存着削减他势力的心思?总不能由得武将们功高震主,还要左右君王的想法。

德妃娘娘心思电转,已然听得眉目璨璨,转头问何子岱道:“你闷坐了半日不发一言,心里打得又是什么主意?”

听得何子岑方才的言语,分明是要想瓦解叶家的势力,让他们难成气候,而不是一味委曲求全。与前世大相径庭的做法让何子岱暗暗吃惊,他不禁有几分佩服兄长的大刀阔斧。

见德妃娘娘发问,他拱手郑重答道:“皇兄的主意很正,一则此时勉强上位,难免人心不服再则皇兄所说的那些个武将们自负曾经建功立业,如今是有些不大晓得天高地厚了。儿子斗胆忖度父皇接下来的做法,与皇兄大约不谋而合。”

两个儿子都这么说,德妃娘娘听得拨云见日,连连点头道:“如此说来,咱们还是抱朴守拙,只等你父皇的定夺?”

“正是”,何子岑霁若竹上清雪,露出俊美无俦的笑容:“此时一动不如一静,母妃且什么都不用做,只看着谢贵妃上蹿下跳。”

德妃娘娘听得扑哧一笑,帕子甩到何子岑臂上,半嗔半怒对他说道:“素日瞧着你忠厚老实,怎么如今说话却多了些油腔滑调。”

话是如此说,经由两个儿子分析,德妃娘娘已然心下大定。她打定主意不与谢贵妃正面为敌。谢贵妃自去收她的义子,笼络叶家的人脉,德妃娘娘却想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那桩陈年旧案上头,势必要揪出幕后的黑手。

母子三人在这里商议已定,德妃娘娘命人撤去残桌,重新换了香茗。

方才用膳时不曾注意,如今德妃娘娘坐在临窗的大炕上,透过轩窗的碎芒盈盈一照,何子岱眼尖,一眼便瞧见德妃娘娘右颊上生了半个芝麻粒大小的黑点。

他忙说给德妃娘娘知晓,又命人取了镜子来照给德妃娘娘看。

德妃娘娘从菱花镜中瞧见那一星淡淡的黑点,摸上去不疼不痒,便不甚在意。她浅浅笑道:“大约节日里吃得有些上火,长了个小黑头也说不准”,只命锦绫取了上好的养颜膏过来,自己在那小黑点上涂了一涂。

两兄弟再坐片刻,才向德妃娘娘告辞一同出宫去。

立在金水桥畔,何子岑唤住了何子岱,一言一顿说道:“子岱,从小到大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不与你争抢,唯有这一次,我希望你放手。”

对陶灼华气苦伤情之下,何子岑一颗心依旧难以舍弃。又逢着上元佳节得到了她的手书,对宛若自己的笔迹、还有那个落款为“小夭”的名字充满了探究,有几分怀疑陶灼华是否也是两世重生。

何子岑不愿与亲弟弟走到剑拔弩张的一步。他将手覆在背后,话语如竹上幽雪般清冷剔透:“子岱,你该晓得我的心思,不该你去的地方便离得远一些。昨日青莲宫的事情,希望从今往后不会再次发生。”

这般的维护,何子岱并不陌生,到好似前世陶灼华已然被他护在羽翼之中,容不得旁人有一丝觊觎与不恭之情。

尤记得当时以周将军为首的几个大臣对何子岑后宫专宠他国的女子心有怨愤,说陶灼华狐媚惑主,何子岑当场便摔了奏折,让几个老臣下不来台阶。

他不晓得兄长打从何时动了真情,只想着要两人不能再重蹈前世的覆辙,便顾左右而言其他,嬉皮笑脸说道:“皇兄说得忒一门正经,连父皇都不拘着这外来的郡主,咱们兄弟又何必退让三舍?”

何子岑眸中浸了些寒霜,似是冰花轻覆,他还想再接着开口训诫几句,何子岱却早已扯过一旁侍卫手中的缰绳,轻灵地跃上了马背。

他轻轻挥动了马鞭,一阵马蹄得得声起

状态提示: 第一百五十八章 摊牌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母子 返回《灼华年》目录下一页:第一百五十八章 摊牌(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天堂海你还在等候引妻入怀:顾少请自重相遇平行时空的你锦绣良医异常魔兽见闻录星修之至宝传承甜心V5:早安,暗黑总裁!穿越七零俏军嫂神医狂妃:傲娇鬼王,放肆宠温玉叙此生废材要逆天:傲世女仙帝青梅萌萌哒:竹马男神,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