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华年 - 第一百一十章 至善(1/2)

文/梨花落落
灼华年 | 本章字数:1897  | 灼华年txt下载 | 灼华年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农门辣妻:痴傻相公宠不停宠妻入骨:Hello,冥爷女儿美不美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火影之不祥之人我爱你的那些年残王心尖宠:王妃,请上位正妻守则知乎,知乎,君亦爱吾乎?帝宠之天才纨绔妃宠婚总裁老公重生之被弃农妇不寻常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隔着前世与今生的距离,陶灼华忘形地立起身来,想要将何子岑的身影瞧得再仔细一些,却又察觉一道冷目如箭,不知是何人向她投来。

陶灼华茫然四顾,一时有些乱了方寸,好在她的座位被一根朱红的雕花立柱所挡,素昔又不引人注目,方才无人留意她的失态。

菖蒲立在陶灼华身旁,却是见她情形不对,眉目间大有焦灼之色,便大着胆子在她身后用力拽了一拽,陶灼华方才回过神来。

幸喜无人将注意力投到她的身上,她掩饰地轻咳一声,轻轻推开菖蒲的手,假装移步到窗台前观赏那两株植在蓝田玉盆里的冷梅。视线却如胶如漆,遥遥投到院中,想要追寻那让自己梦绕魂牵的目光。

隔着红木雕花的窗棱,陶灼华能望见院里花团锦簇,有身着粉衣的宫婢如穿花蝴蝶一般,手捧果碟与点心来去匆匆。黄衣翩然的何子岑却是惊鸿一瞥,与何子岱同时不见了踪迹。

花厅里头,因着谢贵妃不在,德妃娘娘份位最高,便如众星捧月一般,诸位妃嫔都起身向她见礼。陶灼华眼见挤不上去,便怅然踱回身来,依旧坐在方才那个不显眼的位子上,只盼着宴席一起,她能再度看到何子岑的身影。

一阵淡淡的玫瑰花香气在身畔萦绕,原是叶蓁蓁步履匆匆,轻提着裙裾进来寻她。方才离得远些,没有嗅到叶蓁蓁身上玫瑰花的味道,陶灼华深深呼吸间,便认得那股子内制香露淡雅里的高洁与矜贵。

上好的玫瑰花露,原是养颜润肤的好东西。采自大阮高山之巅雪水滋灌的黄金玫瑰,被尚宫局巧手调制,每年统共不过十瓶之数。似谢贵妃、德妃娘娘这般有头有脸的人物,才有机会得着一瓶。

陶灼华做了何子岑的顺仪之后,何子岑曾好不容易替她讨得一瓶。因叶蓁蓁喜欢那个味道,她便忍痛割爱,两人将玫瑰露平分。

再后来她成了万千尊容的宸妃,妆台上再也没少过这种黄金玫瑰露,还曾送了两瓶给已随着夫君去了藩地的叶蓁蓁,却没有接过对方只字片语。一直到大阮倾覆,当年相交至好的两姐妹再无谋面。

叶蓁蓁显然是重视这次宫宴的,甚至不惜求得谢贵妃的玫瑰露装扮娇颜,却不晓得为何不肯与陶灼华实话实说。

脑海的一片混沌中似有一点清明闪过,却快得让陶灼华抓不住,她只是低低赞道:“蓁蓁,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叶蓁蓁清亮的眸子有水光闪动,比平日更加潋滟迷人,她含羞笑道:“贵妃娘娘昨日得了尚宫局新制的花露,便分了我些。你若是喜欢,回头我匀给你。”

“我极少出宫门,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既是贵妃娘娘的赏赐,你便好生收着”,陶灼华诚心诚意说道。晓得玫瑰香露珍贵,她自是不肯白拿叶蓁蓁的东西,平白在谢贵妃这里落了话柄。

“快随我来”,叶蓁蓁轻轻牵着她的衣袖说道:“至善公主已然到了,不屑与诸妃为伍,如今自己坐在暖阁里饮茶,你和我一同去见礼吧。”

两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手挽手走出花厅,穿过描金雕凤的抄手游廊,往后头的暖阁里行去。雪势渐小,依旧碎屑纷纷,沾上两人鸦青的鬓发,又抚在两人豆绿与胭脂红的裙衫上久久不肯融化。

进得暖阁,一股子檀香的气息袅袅。一位身着雨过天青色宫衣、臂间搭着深紫披帛的宫婢正领着小丫头往香炉中添香。

叶蓁蓁便立住脚步,冲青衣宫婢尊敬地唤了声青黛姐姐。陶灼华晓得必是至善公主身边有头有脸的人物,便也冲她颔首微笑。

唤做青黛的宫婢极是随和,慌忙向二人行礼问安,声音里有一股好听的甜糯清软:“原来是嘉柔郡主,公主方才还问起您来,奴婢这便进去通禀。”

叶蓁蓁便温婉地笑着,向青黛说道:“有劳姐姐,这一位便是头前来的灼华郡主,极是仰慕大公主的风姿,特意与蓁蓁前来问安。”

前世里只认做叶蓁蓁性子单纯,两人意趣相投。今时今日,陶灼华却有些觉得自己瞧不透叶蓁蓁的真实面目。

眼前的女孩子分明极会钻营,懂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便是至善公主面前的一位宫婢,她都惯会取其所好,又怎会明知谢贵妃视自己做眼中钉,却不管不顾与自己交好?

前情未曾参透,今世又添迷离。陶灼华深深吸了口气,纤长的睫毛轻垂如扇,遮住讳莫如深的双眼,随在青黛与叶蓁蓁的身后往里走去。

暖阁里间的软榻上铺着秋香绿的半新坐褥,一位身着宫蓝对襟长袖宫裙的女子盘膝而坐,她头上梳着妇人髻,薄施粉黛的一张脸华美清贵,宛如画中人一般。

叶蓁蓁一见,慌忙上前行礼,唤了声公主千岁千千岁,又将陶灼华向她引见。

至善公主微微欠身,冲两人露出友好的笑容。她吩咐青黛下去斟茶,又随手自炕桌上的果碟里抓了把松仁,给两人分了一半。

握着那半把松仁,陶灼华到有些受宠若惊。前世里这个时候,她与这位至善公主素未谋面。至善公主自矜身份,晓得自己是唯一的正宫嫡女血脉,与何子岑这一辈的兄弟姊妹并不亲厚。

也是因此,前世里与陶灼华两人之间也只有寥寥几面,那还是在何子岑即位之后,在每年正月里皇室举行祭祀大典的时候。

那时节至善公主一身朝服,头上的七翟冠垂落九股珠

状态提示: 第一百一十章 至善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晤面 返回《灼华年》目录下一页:第一百一十章 至善(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刻骨危情:先生太撩人再见,秦先生国民校草心尖宠:甜心,宠不够!神探萌妃总裁的冒牌娇妻女配修仙回来了纨绔世子追妻录小甜点契约之恋:赖上国民男神快穿攻略:病娇男主黑化中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蛇君,看好你家邪妻